愛玲的生日

轉眼和學弟分手兩個月了,孩子氣的男人有時真讓人受不了。

醋勁大,控制慾又強,吵了幾次也談了幾次,最後還是忍痛分手。

我搬進了愛玲租的公寓,三房兩廳,雖然不大,但至少容的下我們兩個小女人相依為命。

今天是愛玲的生日,我雖然沈澱了兩個月,但還是落落寡歡。

愛玲想趁著慶祝她生日,也讓我好好開心一下。

「靜芬,明天帶著便服去公司吧,下班我們不回家囉。」

「我們要去哪裡慶祝阿?」

「別問,明天妳就知道囉。」

鬼靈精怪的愛玲,一臉奸笑,像是很滿意自己的安排。

愛玲在大學時就是班上的小可愛,身高一米六,留著一頭俏麗的短髮。

她那張迷人的小臉蛋和水汪汪的大眼睛,讓她在大學時代;就遍地是愛慕者。

最重要的是她那甜美的娃娃音,撒起嬌來能讓人連骨頭都鬆了。

跟愛玲比起來,我兩是完全不同的類型,她喜歡剪短髮,我喜歡留長髮。

我雖然個子比她高,但膽子卻比她小,也比她內向許多。

「靜芬,妳明天要穿什麼?」

我在衣櫥裡選了一件白色洋裝,連同衣架一起取下在身上比試給愛玲看。

「這件怎麼樣?」

「不行,不行,我明天穿短裙耶。妳也要穿辣一點。」

愛玲開心的把手上的裙子展開給我看。

「哇,那麼短,妳真的敢穿阿?」

一件短到連彎腰可能都會走光的紫色窄裙。

愛玲一米六的身高,苗條的身材,穿上這件肯定是性感尤物。

就這樣;兩人挑三撿四的;

最後我挑了件我平常根本不敢穿的黑色迷你裙,配上白色胸前有緞帶結的無袖襯衫。

第二天下班後,我兩在公司的更衣室換完衣服,兩人面對面害羞的笑了出來。

愛玲在我眼中好美呀!

緊身的黑色上衣突顯出那圓潤豐滿的胸部,

超短的窄裙底下那雙細緻的美腿,配上黑色高跟鞋,簡直是讓人血脈噴張。

沒想到愛玲卻對我說:

「靜芬,我如果是男人,現在一定強暴妳。」

我轉身照照鏡子,天哪!我這身打扮讓我有些不敢走出更衣室。

除了臉上的淡妝像良家婦女外,其他地方根本打扮像個性感女郎。

我兩挽著手,跑出公司,叫了輛計程車直奔目的地。

車子來到一家PUB門口,我兩一下車先是找了家餐廳,吃完晚餐後就打算徹夜狂歡。

光是在PUB門口買票,就已經一堆男人向我們搭訕。

愛玲說不急,看到好的再出手。

我當時真是佩服愛玲的膽識。

兩人就像初生之犢不畏虎,大剌剌的走進這喧鬧的夜店裡。

我們卻不知道,兩人早已成為獵人眼中的獵物了•••

進了PUB,震耳欲聾的音樂讓人不抗奮都不行,我們先是找了角落的位置,喝完幾瓶啤酒後,

愛玲臉頰汎紅,就拉著一樣微醺的我,擠到場中央的舞池去。

「來吧,我們跳舞。」

愛玲和我隨著音樂節奏,緩緩的擺動身體•••

愛玲那婀娜多姿的身段,纖細的腰身,圓潤的翹臀,扭動起來連我都想一把將她抱入懷裡。

不一會,兩個身材壯碩的男人靠近我們身邊。

「小姐,可以交換舞伴嗎?」

看來是來搭訕的;愛玲拉著我的手,一轉身又擠到了舞池的另一邊。

「哼,看起來一點氣質都沒有。」

愛玲都著嘴,高傲的嫌棄著。

接下來又是好幾隻蒼蠅圍著我們打轉,可惜愛玲沒一個看上眼的。

我兩從舞池東西南北中換到沒地方好換,最後;愛玲拉著我回到位置上。

「看來今天是沒收穫了。」

愛玲話剛說完,一位英俊的男士就出現在我們桌旁。

「我看今天全場的男士,好像都碰了釘子,不知道兩位是不是還賞我釘子?」

這男子風度偏偏,衣著品味不俗,載了付眼鏡更是文質彬彬的樣子。

愛玲看了他一眼,居然沒有趕他走•••

他看我們沒有搭腔,居然自己坐了下來。

「我請兩位小姐喝杯酒好嗎?」

男子向吧台示意,送酒過來•••

「你是做什麼的?」

愛玲開門見山,不拖泥帶水的個性真是讓我羨慕。

「喔,我還在唸博士。」

那男子邊摘下眼鏡,邊回答愛玲的問題。

男子摘下眼鏡後,臉部的輪廓更明顯,高挺的鼻子,深璲的眼窩•••

「你是混血兒?」

我正要說出口,愛玲已經搶先問了。

「嗯,父親是英國人,母親是台灣人。」

就這樣,我們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,酒不知不覺的越喝越多•••

過了午夜,PUB裡還是一樣人聲鼎沸,DJ放的歌一首接一首。

愛玲和我都喝的差不多了,已經有些醉了•••

「我們要回家了,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出來玩。」

愛玲和我帶著最後的一點清醒,打算回家休息•••

「我看妳們有些醉了,這給妳們吧。」

男子拿出兩罐解酒液,放在桌上。

「喝了吧,宿醉很難受的。」

愛玲和我一口氣都喝下了•••

矇矓中,我聽見女人的呻吟聲,感覺到身旁的震動,

我忍著酒醉的頭疼,使勁的轉過頭,微微的睜開雙眼•••

天哪,愛玲正一絲不掛的坐在男子的身上,下體不停的被頂著,不斷的發出細甜的呻吟聲。

那男子除了躺著享受愛玲的下體外,雙手更搓揉著愛玲豐滿的乳房。

阿!他不就是那位博士生嗎•••

男子見我醒了,轉過頭對我笑著說:

「妳醒啦?先等會,等下就輪到妳。」

我心中知道不對勁,但全身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,連想呼叫都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而已。

那男子坐起身,一隻手懷抱著愛玲,一隻手拾起床頭的藥丸放進我嘴裡,餵了我杯水。

他連餵我吃藥都不肯放下愛玲。

「吃了這藥,待會妳就跟她一樣了。」

他笑著看著我。

「妳朋友的洞真緊,我已經射了一次呢。」

話說完,他故意把愛玲抱近我身邊,讓愛玲的私處面對我,

他蹲起身來,雙手握著愛玲的腳踝,把愛玲的雙腳高舉張開。

那巨大的棒子,筆直的從上而下,狠狠的插進愛玲的嫩穴。

「嗯•阿•••」

屋裡充滿愛玲的嬌羞的呻吟聲和呼吸聲。

我從未在這種距離看著別人做愛,那棒子不斷的在愛玲的嫩穴進出著•••

兩人的下體只在我面前數十公分,只見那棒子每插進一次,愛玲的嫩穴就像是被棒子擠出幾滴體液。

過了一會;

噗吱,噗吱,令人害羞的聲音隨著愛玲流出的體液越多,聲音越大。

那男子聽到這聲音;更是得意的加快速度,愛玲的體液將床單弄濕了一大片。

愛玲濕透的嫩穴就這樣被猛烈的抽插了幾百下後•••

男子趴下身,吸允著愛玲的唇,用舌頭在愛玲的臉頰上舔了又舔,

然後深深的在愛玲的頸根吸出一個吻痕,雙手則用力的在愛玲的乳房搓揉。

聽到愛玲的呻吟聲越來越小,男子又開始使勁的抽插著愛玲•••

過了不知多久,終於•••

「喔,喔,要射了,要射了。」

那男子又準備要射在愛玲的體內,愛玲似乎不願意,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強烈。

「阿••••」

無論愛玲如何呻吟,那男子只是發狂般的將精液狂洩在她體內。

男子抽出棒子,將愛玲的腿放下,愛玲的嫩穴緩緩流出白色的精液•••

男子轉身將蓋在我身上的綿被蓋在愛玲身上。

虛脫的愛玲眼角帶著眼淚,已經昏睡過去。

 

 

綿被一掀開,我發現身上只剩下內衣褲,外衣和裙子早已經被脫去。

本來在綿被中發熱的身軀,卻越來越燙•••

我的臉頰開始流汗,呼吸開始急促•••

他喝了杯水,笑著看著我。

「妳剛剛看了一部活春宮,藥效應該發揮的更快。」

他靠近我,直接用手撫摸我的私處。

雖然隔著內褲,但我發現;我的私處居然早已經濕成一遍•••

「呵,這麼濕,妳也是敏感型的。」

他將我抱起,再坐到我身後,讓我半躺在他懷中,深深的在我的長髮中吸口氣。

雙手不斷的揉捏著我的胸部•••

「嗯•••」

我口中開始發出呻吟,雖然內心不願意,但不知為何,他的揉捏卻讓我腫脹的胸部感到舒服。

他開始親吻我的頸部跟耳朵,甚至將舌頭伸進我耳裡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」

我受不了刺激,使勁把頭轉開,他見狀後用雙手抱緊我的頭,狠狠的將舌頭伸進我耳裡舔了幾回。

那感覺讓我直接癢進了心裡,整個人就像虛脫似的沒有半點力量•••

「呵,想反抗?」

他脫去我的胸罩,開始玩弄我的乳頭,我只剩下呻吟的力氣,任他隨意玩弄著。

捏,彈,揉,按,吮,咬,粉紅色的乳頭被他弄得紅腫,他還假裝心疼的用舌頭舔上口水。

他見我已經不再反抗;雙手將我大腿扳開,在內側撫摸著•••

「妳的腿真美。」

他在我大腿上來回撫摸了幾遍,便將手伸入我的內褲中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」

那早已濕透的私處潤滑無比,使他手指輕易的就在陰蒂來回撥弄著•••

不一會,我嫩穴滲出更多的體液,整條內褲都濕透了。

他讓我躺下,將我的內褲脫去,拿枕頭墊在我的臀下,我的私處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面前。

我害羞的無地自容,但全身上下又滾燙的渴望著甘霖,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。

「我們玩一點特別的,好嗎?」

我根本沒有回答的力氣,也沒有選擇的權利。

只見他起身一會,再上床時;手上拿了一個黑色手提包。

他從手提包中,拿出一個橢圓形的玩具。

「這是跳蛋,可愛嗎?」

他不等我的反應;直接將玩具的開關打開,我只聽到恐怖的機械震動聲音,他就趴下開始玩弄我的私處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天哪,我的陰蒂被他像實驗般的從各種角度刺激著,那發麻的快感一瞬間衝上頭皮。

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緊繃,嫩穴也開始收縮。

「哇,妳真敏感,陰道收縮了唷。」

他對我的身體反應感到興奮,而我卻是害羞的想死。

他開始把跳蛋塞進我的嫩穴,再用手指深深的推入。

「嗯•••」

陰道才剛剛縮得緊緊的,他卻放入這麼刺激的東西,那震動的快感簡直讓我快要瘋狂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強烈,他反而沒有一點要拿出來的意思。

他手上握著控制器,側躺在我身旁,親吻我的臉頰,還不時的揉捏我的乳房。

他故意讓我體內的跳蛋時強時弱,然後在我身旁看著我的反應。

「阿•••」

穴裡的嫩壁被強烈震盪著,整個陰道都快麻痺了,靈魂就像是要被抽離身體一般•••

終於;我崩潰了•••

他滿意的將跳蛋緩緩拉出,我的嫩穴流出一股體液,把床單染濕一片。

「哇,好多水阿。」

我害羞的閉上雙眼,開始啜泣著。

他低頭又從手提包中拿出一支黑色的按摩棒。

「妳看。」

他故意的把那按摩棒拿在我眼前。

天哪,那是一支上面充滿顆粒的粗壯按摩棒,我的嫩穴怎麼可能放的進去呢?

我開始恐懼的哭出來,呻吟聲開始夾雜著啜泣聲•••

「別怕,不會弄傷妳的,乖。」

他坐著將我的下半身擡起,直接擡高到他的面前,

我身體被他彎曲著,雙腳騰空,連我自己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的私處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眼睜睜的看著那按摩棒,插進自己的嫩穴。

越是深入,從按摩棒和嫩穴接觸的細縫中,就擠出更多的體液•••

而穴裡的嫩壁也因為按摩棒上的顆粒,觸感更是深刻。

每一顆顆粒刮過穴裡的嫩壁,都讓我欲仙欲死。

「有看到嗎?妳的穴很敏感唷。」

我害羞的啜泣著,只希望他能夠放我一馬。

但他絲毫不為所動,反而開始抽動手中的按摩棒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體液早就充滿我整個嫩穴,隨著他抽動手中的按摩棒飛漸出來,發出:噗嗤,噗嗤的聲音。

穴裡收縮的嫩壁也被按摩棒撐的一開一合的,天哪!我就這麼看著自己的嫩穴被他揉躪著。

他越抽動越快,陰道傳來蘇痲的感覺,直衝上大腦,簡直讓我快昏死過去。

「呵呵,試試這個。」

他轉動按摩棒的尾端,這時;按摩棒居然開始強烈旋轉起來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感覺嚇的不知所措,瞬間陰道裡的震動讓我全身緊繃。

我的嫩穴根本抵擋不住這恐怖的侵襲,穴裡的嫩壁不斷的被顆粒刮過。

我崩潰又崩潰,分泌的體液不斷的溢出,延著我的腹部流到胸前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隨著那按摩棒旋轉的聲音,我已經陷入了瘋狂當中•••

他看著我恍惚的眼神,緩緩抽出按摩棒,我的嫩穴感覺一陣空虛,嫩壁不斷的收縮著。

「嗯,現在插入一定很爽吧。」

原來;他的棒子已經從弄完愛玲後休息到現在,不知道何時;又雄偉挺立起來。

她將我的臀部放下,棒子挺進我的濕透的嫩穴。穴裡的體液被擠壓出來,整支棒子上都沾滿了我的體液。

我穴裡的嫩壁更是緊緊的包夾住他的棒子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他腰部開始晃動,用力的抽送著棒子,每一下都直插到底。

我呼吸急促的呻吟,感受著他棒子每一下刮過我穴裡嫩壁的感覺。

正當我已經開始恍惚的時候,他拿起一旁的跳蛋,放在我的陰蒂上。

一面快速的抽插,一面刺激我的陰蒂。

「阿•••嗯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穴裡的嫩壁,就像是要閉合般的緊縮起來,但他的棒子卻還是不斷的抽插著。

「哇,好爽,又滑又緊,妳的味道太棒了。」

我羞的要死,眼淚奪框而出。

「阿,我受不了了,太爽了,我要射了。」

他氣喘噓噓的喊著,抽插的越來越快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終於;我跟愛玲一樣,嫩穴也流下白色的精液,然後昏睡過去•••

也不知過了多久,我被愛玲叫醒,但惡夢還沒結束。

愛玲告訴我:那男的在廁所,那男的說,我兩都被拍了裸照。

我和愛玲的眼框都紅了,不由自主的哭了出來•••

過了一會,男子出來,見我兩都醒了,從容大方的坐在沙發上抽煙。

愛玲哭著問

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

男子冷靜的說道:

「底片可以給妳們,只有一個條件。」

「兩人乖乖的聽我話,再跟我做最後一次愛。」

轉眼和學弟分手兩個月了,孩子氣的男人有時真讓人受不了。

醋勁大,控制慾又強,吵了幾次也談了幾次,最後還是忍痛分手。

我搬進了愛玲租的公寓,三房兩廳,雖然不大,但至少容的下我們兩個小女人相依為命。

今天是愛玲的生日,我雖然沈澱了兩個月,但還是落落寡歡。

愛玲想趁著慶祝她生日,也讓我好好開心一下。

「靜芬,明天帶著便服去公司吧,下班我們不回家囉。」

「我們要去哪裡慶祝阿?」

「別問,明天妳就知道囉。」

鬼靈精怪的愛玲,一臉奸笑,像是很滿意自己的安排。

愛玲在大學時就是班上的小可愛,身高一米六,留著一頭俏麗的短髮。

她那張迷人的小臉蛋和水汪汪的大眼睛,讓她在大學時代;就遍地是愛慕者。

最重要的是她那甜美的娃娃音,撒起嬌來能讓人連骨頭都鬆了。

跟愛玲比起來,我兩是完全不同的類型,她喜歡剪短髮,我喜歡留長髮。

我雖然個子比她高,但膽子卻比她小,也比她內向許多。

「靜芬,妳明天要穿什麼?」

我在衣櫥裡選了一件白色洋裝,連同衣架一起取下在身上比試給愛玲看。

「這件怎麼樣?」

「不行,不行,我明天穿短裙耶。妳也要穿辣一點。」

愛玲開心的把手上的裙子展開給我看。

「哇,那麼短,妳真的敢穿阿?」

一件短到連彎腰可能都會走光的紫色窄裙。

愛玲一米六的身高,苗條的身材,穿上這件肯定是性感尤物。

就這樣;兩人挑三撿四的;

最後我挑了件我平常根本不敢穿的黑色迷你裙,配上白色胸前有緞帶結的無袖襯衫。

第二天下班後,我兩在公司的更衣室換完衣服,兩人面對面害羞的笑了出來。

愛玲在我眼中好美呀!

緊身的黑色上衣突顯出那圓潤豐滿的胸部,

超短的窄裙底下那雙細緻的美腿,配上黑色高跟鞋,簡直是讓人血脈噴張。

沒想到愛玲卻對我說:

「靜芬,我如果是男人,現在一定強暴妳。」

我轉身照照鏡子,天哪!我這身打扮讓我有些不敢走出更衣室。

除了臉上的淡妝像良家婦女外,其他地方根本打扮像個性感女郎。

我兩挽著手,跑出公司,叫了輛計程車直奔目的地。

車子來到一家PUB門口,我兩一下車先是找了家餐廳,吃完晚餐後就打算徹夜狂歡。

光是在PUB門口買票,就已經一堆男人向我們搭訕。

愛玲說不急,看到好的再出手。

我當時真是佩服愛玲的膽識。

兩人就像初生之犢不畏虎,大剌剌的走進這喧鬧的夜店裡。

我們卻不知道,兩人早已成為獵人眼中的獵物了•••

進了PUB,震耳欲聾的音樂讓人不抗奮都不行,我們先是找了角落的位置,喝完幾瓶啤酒後,

愛玲臉頰汎紅,就拉著一樣微醺的我,擠到場中央的舞池去。

「來吧,我們跳舞。」

愛玲和我隨著音樂節奏,緩緩的擺動身體•••

愛玲那婀娜多姿的身段,纖細的腰身,圓潤的翹臀,扭動起來連我都想一把將她抱入懷裡。

不一會,兩個身材壯碩的男人靠近我們身邊。

「小姐,可以交換舞伴嗎?」

看來是來搭訕的;愛玲拉著我的手,一轉身又擠到了舞池的另一邊。

「哼,看起來一點氣質都沒有。」

愛玲都著嘴,高傲的嫌棄著。

接下來又是好幾隻蒼蠅圍著我們打轉,可惜愛玲沒一個看上眼的。

我兩從舞池東西南北中換到沒地方好換,最後;愛玲拉著我回到位置上。

「看來今天是沒收穫了。」

愛玲話剛說完,一位英俊的男士就出現在我們桌旁。

「我看今天全場的男士,好像都碰了釘子,不知道兩位是不是還賞我釘子?」

這男子風度偏偏,衣著品味不俗,載了付眼鏡更是文質彬彬的樣子。

愛玲看了他一眼,居然沒有趕他走•••

他看我們沒有搭腔,居然自己坐了下來。

「我請兩位小姐喝杯酒好嗎?」

男子向吧台示意,送酒過來•••

「你是做什麼的?」

愛玲開門見山,不拖泥帶水的個性真是讓我羨慕。

「喔,我還在唸博士。」

那男子邊摘下眼鏡,邊回答愛玲的問題。

男子摘下眼鏡後,臉部的輪廓更明顯,高挺的鼻子,深璲的眼窩•••

「你是混血兒?」

我正要說出口,愛玲已經搶先問了。

「嗯,父親是英國人,母親是台灣人。」

就這樣,我們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,酒不知不覺的越喝越多•••

過了午夜,PUB裡還是一樣人聲鼎沸,DJ放的歌一首接一首。

愛玲和我都喝的差不多了,已經有些醉了•••

「我們要回家了,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出來玩。」

愛玲和我帶著最後的一點清醒,打算回家休息•••

「我看妳們有些醉了,這給妳們吧。」

男子拿出兩罐解酒液,放在桌上。

「喝了吧,宿醉很難受的。」

愛玲和我一口氣都喝下了•••

矇矓中,我聽見女人的呻吟聲,感覺到身旁的震動,

我忍著酒醉的頭疼,使勁的轉過頭,微微的睜開雙眼•••

天哪,愛玲正一絲不掛的坐在男子的身上,下體不停的被頂著,不斷的發出細甜的呻吟聲。

那男子除了躺著享受愛玲的下體外,雙手更搓揉著愛玲豐滿的乳房。

阿!他不就是那位博士生嗎•••

男子見我醒了,轉過頭對我笑著說:

「妳醒啦?先等會,等下就輪到妳。」

我心中知道不對勁,但全身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,連想呼叫都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而已。

那男子坐起身,一隻手懷抱著愛玲,一隻手拾起床頭的藥丸放進我嘴裡,餵了我杯水。

他連餵我吃藥都不肯放下愛玲。

「吃了這藥,待會妳就跟她一樣了。」

他笑著看著我。

「妳朋友的洞真緊,我已經射了一次呢。」

話說完,他故意把愛玲抱近我身邊,讓愛玲的私處面對我,

他蹲起身來,雙手握著愛玲的腳踝,把愛玲的雙腳高舉張開。

那巨大的棒子,筆直的從上而下,狠狠的插進愛玲的嫩穴。

「嗯•阿•••」

屋裡充滿愛玲的嬌羞的呻吟聲和呼吸聲。

我從未在這種距離看著別人做愛,那棒子不斷的在愛玲的嫩穴進出著•••

兩人的下體只在我面前數十公分,只見那棒子每插進一次,愛玲的嫩穴就像是被棒子擠出幾滴體液。

過了一會;

噗吱,噗吱,令人害羞的聲音隨著愛玲流出的體液越多,聲音越大。

那男子聽到這聲音;更是得意的加快速度,愛玲的體液將床單弄濕了一大片。

愛玲濕透的嫩穴就這樣被猛烈的抽插了幾百下後•••

男子趴下身,吸允著愛玲的唇,用舌頭在愛玲的臉頰上舔了又舔,

然後深深的在愛玲的頸根吸出一個吻痕,雙手則用力的在愛玲的乳房搓揉。

聽到愛玲的呻吟聲越來越小,男子又開始使勁的抽插著愛玲•••

過了不知多久,終於•••

「喔,喔,要射了,要射了。」

那男子又準備要射在愛玲的體內,愛玲似乎不願意,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強烈。

「阿••••」

無論愛玲如何呻吟,那男子只是發狂般的將精液狂洩在她體內。

男子抽出棒子,將愛玲的腿放下,愛玲的嫩穴緩緩流出白色的精液•••

男子轉身將蓋在我身上的綿被蓋在愛玲身上。

虛脫的愛玲眼角帶著眼淚,已經昏睡過去。

 

 

綿被一掀開,我發現身上只剩下內衣褲,外衣和裙子早已經被脫去。

本來在綿被中發熱的身軀,卻越來越燙•••

我的臉頰開始流汗,呼吸開始急促•••

他喝了杯水,笑著看著我。

「妳剛剛看了一部活春宮,藥效應該發揮的更快。」

他靠近我,直接用手撫摸我的私處。

雖然隔著內褲,但我發現;我的私處居然早已經濕成一遍•••

「呵,這麼濕,妳也是敏感型的。」

他將我抱起,再坐到我身後,讓我半躺在他懷中,深深的在我的長髮中吸口氣。

雙手不斷的揉捏著我的胸部•••

「嗯•••」

我口中開始發出呻吟,雖然內心不願意,但不知為何,他的揉捏卻讓我腫脹的胸部感到舒服。

他開始親吻我的頸部跟耳朵,甚至將舌頭伸進我耳裡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」

我受不了刺激,使勁把頭轉開,他見狀後用雙手抱緊我的頭,狠狠的將舌頭伸進我耳裡舔了幾回。

那感覺讓我直接癢進了心裡,整個人就像虛脫似的沒有半點力量•••

「呵,想反抗?」

他脫去我的胸罩,開始玩弄我的乳頭,我只剩下呻吟的力氣,任他隨意玩弄著。

捏,彈,揉,按,吮,咬,粉紅色的乳頭被他弄得紅腫,他還假裝心疼的用舌頭舔上口水。

他見我已經不再反抗;雙手將我大腿扳開,在內側撫摸著•••

「妳的腿真美。」

他在我大腿上來回撫摸了幾遍,便將手伸入我的內褲中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」

那早已濕透的私處潤滑無比,使他手指輕易的就在陰蒂來回撥弄著•••

不一會,我嫩穴滲出更多的體液,整條內褲都濕透了。

他讓我躺下,將我的內褲脫去,拿枕頭墊在我的臀下,我的私處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面前。

我害羞的無地自容,但全身上下又滾燙的渴望著甘霖,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。

「我們玩一點特別的,好嗎?」

我根本沒有回答的力氣,也沒有選擇的權利。

只見他起身一會,再上床時;手上拿了一個黑色手提包。

他從手提包中,拿出一個橢圓形的玩具。

「這是跳蛋,可愛嗎?」

他不等我的反應;直接將玩具的開關打開,我只聽到恐怖的機械震動聲音,他就趴下開始玩弄我的私處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天哪,我的陰蒂被他像實驗般的從各種角度刺激著,那發麻的快感一瞬間衝上頭皮。

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緊繃,嫩穴也開始收縮。

「哇,妳真敏感,陰道收縮了唷。」

他對我的身體反應感到興奮,而我卻是害羞的想死。

他開始把跳蛋塞進我的嫩穴,再用手指深深的推入。

「嗯•••」

陰道才剛剛縮得緊緊的,他卻放入這麼刺激的東西,那震動的快感簡直讓我快要瘋狂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強烈,他反而沒有一點要拿出來的意思。

他手上握著控制器,側躺在我身旁,親吻我的臉頰,還不時的揉捏我的乳房。

他故意讓我體內的跳蛋時強時弱,然後在我身旁看著我的反應。

「阿•••」

穴裡的嫩壁被強烈震盪著,整個陰道都快麻痺了,靈魂就像是要被抽離身體一般•••

終於;我崩潰了•••

他滿意的將跳蛋緩緩拉出,我的嫩穴流出一股體液,把床單染濕一片。

「哇,好多水阿。」

我害羞的閉上雙眼,開始啜泣著。

他低頭又從手提包中拿出一支黑色的按摩棒。

「妳看。」

他故意的把那按摩棒拿在我眼前。

天哪,那是一支上面充滿顆粒的粗壯按摩棒,我的嫩穴怎麼可能放的進去呢?

我開始恐懼的哭出來,呻吟聲開始夾雜著啜泣聲•••

「別怕,不會弄傷妳的,乖。」

他坐著將我的下半身擡起,直接擡高到他的面前,

我身體被他彎曲著,雙腳騰空,連我自己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的私處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眼睜睜的看著那按摩棒,插進自己的嫩穴。

越是深入,從按摩棒和嫩穴接觸的細縫中,就擠出更多的體液•••

而穴裡的嫩壁也因為按摩棒上的顆粒,觸感更是深刻。

每一顆顆粒刮過穴裡的嫩壁,都讓我欲仙欲死。

「有看到嗎?妳的穴很敏感唷。」

我害羞的啜泣著,只希望他能夠放我一馬。

但他絲毫不為所動,反而開始抽動手中的按摩棒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體液早就充滿我整個嫩穴,隨著他抽動手中的按摩棒飛漸出來,發出:噗嗤,噗嗤的聲音。

穴裡收縮的嫩壁也被按摩棒撐的一開一合的,天哪!我就這麼看著自己的嫩穴被他揉躪著。

他越抽動越快,陰道傳來蘇痲的感覺,直衝上大腦,簡直讓我快昏死過去。

「呵呵,試試這個。」

他轉動按摩棒的尾端,這時;按摩棒居然開始強烈旋轉起來•••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感覺嚇的不知所措,瞬間陰道裡的震動讓我全身緊繃。

我的嫩穴根本抵擋不住這恐怖的侵襲,穴裡的嫩壁不斷的被顆粒刮過。

我崩潰又崩潰,分泌的體液不斷的溢出,延著我的腹部流到胸前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隨著那按摩棒旋轉的聲音,我已經陷入了瘋狂當中•••

他看著我恍惚的眼神,緩緩抽出按摩棒,我的嫩穴感覺一陣空虛,嫩壁不斷的收縮著。

「嗯,現在插入一定很爽吧。」

原來;他的棒子已經從弄完愛玲後休息到現在,不知道何時;又雄偉挺立起來。

她將我的臀部放下,棒子挺進我的濕透的嫩穴。穴裡的體液被擠壓出來,整支棒子上都沾滿了我的體液。

我穴裡的嫩壁更是緊緊的包夾住他的棒子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他腰部開始晃動,用力的抽送著棒子,每一下都直插到底。

我呼吸急促的呻吟,感受著他棒子每一下刮過我穴裡嫩壁的感覺。

正當我已經開始恍惚的時候,他拿起一旁的跳蛋,放在我的陰蒂上。

一面快速的抽插,一面刺激我的陰蒂。

「阿•••嗯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穴裡的嫩壁,就像是要閉合般的緊縮起來,但他的棒子卻還是不斷的抽插著。

「哇,好爽,又滑又緊,妳的味道太棒了。」

我羞的要死,眼淚奪框而出。

「阿,我受不了了,太爽了,我要射了。」

他氣喘噓噓的喊著,抽插的越來越快。

「阿•••阿•••」

終於;我跟愛玲一樣,嫩穴也流下白色的精液,然後昏睡過去•••

也不知過了多久,我被愛玲叫醒,但惡夢還沒結束。

愛玲告訴我:那男的在廁所,那男的說,我兩都被拍了裸照。

我和愛玲的眼框都紅了,不由自主的哭了出來•••

過了一會,男子出來,見我兩都醒了,從容大方的坐在沙發上抽煙。

愛玲哭著問

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

男子冷靜的說道:

「底片可以給妳們,只有一個條件。」

「兩人乖乖的聽我話,再跟我做最後一次愛。」


哥哥去,哥哥去在线,哥哥干,哥哥干在线,狠狠干,狠狠爱,哥哥射,在线AV视频